口述:章美(化名)記錄:舒 平
  這段時間,我的心情非常非常差,總想哭。5月份的時候,我被同學拉去看籃球比賽,認識了一個叫王博的男孩,我對他的印象很好。他是那種很安穩的男孩子,籃球打得漂亮,給人的感覺很踏實,很溫暖。但他的家庭條件不大好,農村出身,有兩個妹妹都輟學了,他靠自己的努力,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國企上班,收入一般般。我家條件要好許多,爸媽都在省直機關上班,有一點權勢,我自己單位也不錯,在醫院當護士。
  一開始,我也有些猶豫。上班不像上學,人都比較現實,我周圍的同事談男朋友,首先看對方條件怎麼樣。王博呢,上班擠公交車,下班打籃球,晚飯經常就是一碗方便面,然後回到租住的舊公寓樓里,上網。以他的現狀,在濟南想買一套房子,連首付都困難。
  但我還是喜歡上了王博,我相信,只要他努力,房子車子總會有的。王博自己也真的很努力,他一邊上班還一邊學習,想著等他考上公務員,以後,我們的狀況就會越來越好,年輕一代不都是這麼奮鬥來的嗎?
  可是,我爸媽知道我和王博交往後,死活不同意。他們反對的理由,我一早就猜到了,無非就是王博家裡太窮,工作單位不行,沒有前途,我找這樣的男朋友太丟人!如果王博不是一個努力上進的男孩子,我可能不得不放棄他,可是,王博真的非常努力上進,他廢寢忘食學習的樣子,我看了都心疼,而且,他對我非常好,這樣的男孩子,爸媽為什麼不能接納?他們當年不也是這樣一步步奮鬥過來的嗎?
  我媽說:“你也知道爸媽奮鬥到現在不容易,爸媽就你這麼一個女兒,你過得比我們更好,我們才欣慰,你說說你現在多讓我們失望?”爸媽的心情,我能理解,從小,他們就對我期望很高,要求我學習上出類拔萃,讓我學鋼琴,讓我學醫,可惜,我每次都讓他們失望,學習不是很好,鋼琴彈得也不好,沒當上醫生只好去當護士,等等,我自己內心也很自卑,爸媽之前給我介紹過許多所謂的高富帥,但我真的害怕自己駕馭不了,我要的愛和他們不一樣,為什麼爸媽不能理解呢?
  好不容易說服我爸媽,好歹見一見王博,原來還天真地以為爸媽看過王博後,會有一些迴旋餘地。沒想到,見過王博後,我爸媽把話說得更絕。我爸說:“你要再和他交往,我們就斷絕父女關係!”我爸看人眼睛很毒,王博來見我爸媽,我為了給爸媽一個好印象,特地拉著王博去銀座買了兩套衣服,錢是我付的,王博工資不高,又是為了見我爸媽,我花點錢無所謂,但我爸媽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,對王博的印象反而更不好,覺得他太虛榮,尤其反感他花女孩子的錢。
  王博呢,從我家回來以後,情緒也非常低落。明擺著,我們兩家的懸殊太大了,而且,我爸媽只看眼前的東西,他們固執地認為,王博如果沒有好的仕途將來是不可能給我更好的生活,所以,王博說,他也很害怕,將來會不會辜負我。
  前段時間,備戰“國考”,王博幾乎不大見我,之後,總算考完了,他還是避而不見。後來,我去找王博,他剛好和他的一幫朋友在喝酒,他們有的結婚了,有的正在談朋友。送我回家的路上,王博和我說:“物以類聚人以群分,你看看我周圍的朋友,找的都是普通的女孩子,一個月幾千塊錢,就很知足了。我高攀不起你!”聽到他說出這樣頹廢的話,我難過極了,當時真的就想,嫁給誰不是嫁,人活著為什麼要這麼痛苦?
  王博說,如果他“國考”通過了,他會第一時間去找我,如果沒有通過,他可能就繼續在國企工作下去,隨遇而安吧。多可悲呀,“國考”是我們的愛情砝碼嗎?在我心裡,只要我們的愛是對等的,我們就是平等的,我們都有工作,我們都還年輕,為什麼不能堅守自己的感情?那之後,我們都保持了沉默,看王博一直不來找我,我媽說:“這麼快他就當了逃兵,你還要堅持嗎?”我不知道,不知道,心裡太難過了……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“國考”是我們的愛情砝碼嗎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na50nayf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